(长篇连载22)盖恩夫人自传全译本(第22章)

丈夫离世

这漫长的试炼与被剥夺过程,还只是开始。在更多讲述之前,且回到中断的叙述上。要知道,我后面所讲的都伴随着刚刚讲过的状态。

丈夫临近死亡时,病痛无休无止,毫无间歇。从一个病刚恢复,就跌入另一个,风瘫、发烧、结石等等,彼此接连不断。他以可观的耐心,忍受着巨大的痛苦,我的神啊,他为你很好地使用了这些病。但由于他们对他加倍地说我的坏话,他对我的愤怒反而增加了,这恶化了他悲惨的处境。病痛使他易怒,也越易受人影响了。那个折磨我的使女有时同情我,我刚进小隔间,就来叫我:“到先生这里来吧!免得你的婆婆又说你的坏话了。”

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他却受不了我,隐藏不住他的怒气。婆婆不再有任何顾忌,每个来我们家的人,都看见她对我无休止的粗暴。奇怪的是,尽管我有前面提到的欲望,和已经讲过还要再讲的痛苦,我却在极大的耐心里受苦。只是我并没有看见这一点。对婆婆的话,我里面感到可怕的抵触;有时但很少,我会急躁地爆发。这些加上内里的反叛,让我觉得是罪行。

丈夫在过世前一段时间,在我们度过部分夏天的地方,建了一个教堂。我享受每天听弥撒、领圣餐的好处,但不敢公开天天做。神甫趁人不注意时,为我留一片饼;等他们一离开,就给我交通。

举行教堂奉献礼时,尽管我已进入前面所讲的荒凉状态,但一开始祝福时,我觉得里面突然被抓住了,持续了五个多小时——这是整个典礼的时间。我得到的印象是:主更新了我与祂自己的联结,这个教堂是主在我里面所建造的圣殿的缩影。一切都是那么真实、有力,却更向内。在我看来,我是祂的圣殿,在时间和永世里,都献给了祂。我对你说:“我的神啊!愿这教堂永远不被玷污!(指这一个和另一个)愿这里永远歌唱,赞美你!”这似乎是你对我的许诺。但立刻,一切又都离开了,连一丝安慰的记忆都没有留下。

在建造教堂前,当我住在乡下这所喜乐的小房子里时,我常在树林里和小隔间祷告。我非常爱十字架,让人在多处放了十字架;这就是我的隐居之所。

我的神啊,多少次,你保守我脱离了猛兽和危险!有时我不经意地跪到蟒蛇上——那里蟒蛇很多——它们就离开了,并不伤害我。有一次,你保护我脱离了烈怒的公牛。尽管我不喜欢动物,它们也不在意我,它们却从许多人中把我挑出来,单向我冲来。我不加理睬,它们的愤怒就在我的面前突然化为乌有。还有一次,我只身一人和一头烈怒的公牛单独在一个小树林里,所有的人都喊“要小心”;它却跑走了,没有伤我。我若数算你对我一切的眷顾,人人都要惊奇了——那是经常不断的,想起来都让人惊讶。你随时看顾,我似乎是你掌上的明珠。这在开始时是那么特别、醒目,一直持续到我进入刚才讲过的状态为止——那时你神圣的眷顾似乎离开了,把我交给了你的正义。

此刻,我写这些毫不为难。我的神啊!在你那边,除了恩惠就是恩惠,可谓恩上加恩。在我这边,只有忘恩、不忠和软弱。你的都是荣耀的;我的,除了引起混乱,一无所有。你无限地把自己给了一个无所回报的人。我若有点忠诚和耐心,那是你自己做成的。如果你有一刻停止扶持我,或出于可爱的假装,把我留给自己,我就不再刚强了,变得比任何人都软弱。我的主啊!如果我的缺陷显出我的本相,你的恩惠就显出你的实质,我对你只有极度的依赖。我跑题了。

当我怀着女儿时,人人都以为我要死了。有段时间,我得了一些放松,因为我病情严重,医生都放弃了。我经过了12年4个月婚姻的十字架,除了贫穷外,硕大无比的十字架。只有贫穷,我从未经历过,起码在物质的层面上,尽管我非常盼望经历它。我的神啊,下面要讲到,你把婚姻的十字架从我取去了,是为了让我背负更重的我从未经历过的十字架。

先生,如果你注意你让我写的自传,你会看见,我的十字架一直都是稳定增长的,直到今天:离开一个,只是为了进入另一个更重的十字架。

从前,当我在极大的困境时,我被告知犯了该死的罪。在世上,我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。我愿意为自己找些证人,但找不到。我没有任何支持,包括认罪神甫、指导者、朋友、顾问等,我失去了一切!我的神啊,你把他们一个一个地从我剥夺之后,你自己也退去了。在这空无一人的状态,作为被撇弃之冠,连你也没有了,我的神!只有你,才能在这怪异的状态里扶持我啊!

丈夫的病日益顽固,他感到了死亡,他也定意去死,因为衰弱的生命对他越来越成为了重担。他除了生病,还加了厌食症,厌弃一切食物,甚至维持生命的必需品。他吃得那么少,除了我,没有人敢逼他吃饭。

医生建议他去乡下换换空气。在那里的头几天,他似乎好了一些,但他突然腹痛、发烧。我已经准备好接受天意命定临到的一切,因为在一段时间之前,我就看见他活不多久了。

他的耐心随着病痛而增长。尽管这病让我极其受苦,但他那么好地使用了它,减轻了我一切的烦恼。婆婆设法让我远离他的床,影响他反对我,这使我极其痛苦。我怕他会在这种感觉里离世。趁婆婆不在时,我抓住一个机会,到他的床边跪下说,如果我曾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,请他原谅,我求他相信,那不是故意的。他很感动,似乎刚从深沉的昏睡中醒来,说:“是我请求你的原谅。我配不上你。”以前,他从未讲过这话。

此后,他看见我不但不讨厌,甚至建议在他死后,我当如何行,不要再依靠现在所依靠的那些人。有八天的时间,他非常隐退,尽管由于坏疽,他们用手术刀把他切开了。我派人去巴黎请最好的手术师,但在手术师到来之前,他离世了。

在以感人的方式领了一切圣礼之后,他死了,没有人比他死得更有勇气,更具基督徒的荣美了。他离世时,我没有在场,因为他让我离开了,不是出于敌意,而是出于体贴。最后,他昏迷了二十个小时。

我的神啊,我相信你推迟他的死亡只是为了我,因为坏疽把他吃尽了,他的腹部和胃部全都变黑了。你愿意他死在抹大拉纪念日前夕,为了让我看见,我当完全属于你。每年的抹大拉纪念日,我都更新跟你的誓约,我的主,现在我可以自由地更新到永远了。我立刻被光照,知道里面有许多的奥秘。他死于1676年7月21日早晨。

下午,在白日的明光中,我单独在房间里,感到有个温暖的影子向我靠近。次日,我进到隔间里,那里有我的圣配偶耶稣基督的画像。我更新了婚约,加上暂时贞洁的誓约,许诺如果伯叨德许可,就让它成为永久誓约。此后,内里巨大的喜乐抓住了我。由于在悲苦中已经很久了,这对我格外新鲜。主似乎要给我一些恩惠,我内里立刻有巨大的确信:那一刻,主把我的丈夫从炼狱里提出来了。从此我一刻都没有怀疑过,尽管我曾努力怀疑它。

数年后,在一个梦中,古兰桥姆姆向我显现,对我说:“请放心,我们的主出于对你的爱,在抹大拉纪念日把你的丈夫从炼狱里提出来了。然而直到25日,圣雅各日,他才进入天堂,那是他的节日。”这让我惊奇,但从此,我知道有两种炼狱,一种受感觉上的苦,一种只受没有神的苦。有人经过了后一个而没有经过前一个;还有人经过了前一个,再经历后一个。有个伟大的圣徒,在她死后,向许多亲近的人显现说,有三天的时间,她被剥夺了对神的看见,却没有感觉痛苦。

当我得知丈夫绝气的消息时,我对你说:“我的神啊,你断开了我的锁链,我要以感谢为祭献给你。”然后,我就在极大的沉默里,里外全然静止、枯干,没有支持。我不能哭泣,也不能讲话。婆婆说了些很美的话,众人都觉得受益匪浅。他们以我的沉默为耻,把它看成缺乏隐退的表现。有个修士告诉我,人人都称赞我婆婆美丽的行为,却没有听见我说什么,我应该把损失归给神。然而无论怎样努力,我却说不出一个字。

我精疲力竭。尽管刚生了女儿,我却一直看护丈夫,在他生病的二十四个夜晚,没有离开过他的房间。一年多,我才从这疲劳中恢复过来。肉体和灵里的疲倦,加上所处的枯干愚昧状态,使我不能说话。但还是有几刻钟,我羡慕你的美意,我的神——在我以你为配偶的准确的同一天,你把我释放出来了!

由于丈夫比婆婆先离世,我看见十字架不会短缺。我不明白你的引领,我的神啊,当你释放我时,为什么却在丈夫离世前,接连给了我两个孩子呢?这使得我的捆绑越发加重了。我的神啊!难道你给我自由,只是为了让我再次成为俘虏吗?我为此觉得惊奇。我后来才知道,这是你的智慧,为我提供材料,让我成为你天意的玩物。如果只有大儿子,我就会让他上大学,自己则到本笃会修道院做修女了。但若是这样,我就偏离了你对我的设计。

为了表示对丈夫的敬重,我自己出钱,为他举行了最庄严隆重的葬礼——在社区里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我还自己付钱,做了他所希望的敬虔遗赠。婆婆对我感兴趣做的一切,一概强烈反对。我得不到任何帮助——我的兄弟是不会跟我站在一起的。我一点都不懂商务,找不到人咨询。

但是你,我的神啊,你不在乎我天然的能力,所有你喜悦要我做的,你总是给我那么完美的智慧,使我能够做成,一个细节都不忽略。我奇怪,这些事怎能不学自通呢!没有任何人帮忙,我整理了所有的资料,安排了一切。丈夫手上有大量的文件,我亲手做了准确的整理,一一分送给所属的人。如果没有你的帮助,我的神啊,这会是非常困难的。因为丈夫长期生病,一切都杂乱无章。这些加上下面一件事,我就得了一个美名,被称作“聪明妇人”。

有数目极大的一群人,在法庭上彼此相争,达二十多年。因为我的丈夫聪明正直,他们请他帮忙调和,尽管这不是一位绅士的业务。由于他的一些朋友纠缠在里面,他就同意了。总共有二十个案子,彼此控告。有二十二个人提出诉讼。没有人能终止这场争论,因为新的事件每天都在发生。我的丈夫同意帮忙,检查他们的文件,但还没有做,他就过世了。这时,我叫他们来,要归还文件。他们不拿,求我帮忙调和,免得他们一同毁灭。我觉得这真是匪夷所思,是不可能的:我怎能处理这么严肃的业务,如此长久有争议的案子呢?但我的神啊,靠着你的力量与支持,我跟从你给我的感动,就答应了。为这事务,我关在房间里三十多天,除了做弥撒和吃饭外,没有离开过。这些可敬的人都没有阅读文件,就签了字,同意妥协。他们都非常高兴,情不自禁地到处讲说。我的神啊,是你自己做成了这事。后来,我再没有参与过商务,或处理过财产,对此一窍不通。当我听人谈论这事时,感觉就像听阿拉伯语。

我成为寡妇之后,朋友们和乡间最有名望的人都建议我立刻离开婆婆。尽管我没有诉苦,人人都知道她的脾气。我答道,我对她毫无怨言,如果她许可,我指望跟她住在一起。我的神啊,从一开始,你就教导我不要从十字架上下来,因为你自己没有下来。为此,我决定不离开婆婆,也不解雇我所讲过的那位使女。

在你对我最严酷的日子里,我的“爱”啊,你不许我减轻外面的十字架。丈夫的去世不但没有消除十字架,反而加重了。在我讲完内里的麻烦之后,我会在适当的地方讲到这些。先生,如果我写得太没有秩序,请你原谅,因为我无法换一种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