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长篇连载28)盖恩夫人自传全译本(第28章)

复活升天踏仇敌

在抹大拉纪念日,这幸福的一天,我魂从一切困境中得了完全的释放!从收到康伯神父的第一封信起,这新生就已经开始了,但像一个起死回生的人,身上还缠着裹尸布。但这一天,我在完全的生命里了!

我发现自己远远高升在一切天性之上,如同从前在它的重压下一般。这崭新的自由让我惊奇,我看见神归回了,辉煌而又纯洁——我还以为已经永远失去了祂呢!我所有的是那么简单、广大,无法描述。我的神啊,在你的里面,不可名状地,我再次得回失去的一切。你把它们都归还了,带着崭新的优势,把患难、痛苦,都变为了平安!为了解释得更清楚,我称之为“神平安”。我从前所拥有的平安是神的平安,神的恩赐,而不是“神平安”——祂在自己里面所拥有的、只有祂才有的那种平安。

尽管我的喜乐是那么大,当时并不许可我表现出来,对过去卑屈的回忆拦阻了我的欢乐,不许天性有丝毫的参与。只要天性一想到要看或品味什么,灵就让它超然地越过去了。要解释这个王国是很难的,灵超越天性,就像一个著名的征服者,曾作过敌人的阶下囚,如今却征服了这些敌人,随心所欲地指挥它们,不再遇见任何抵挡。

我丝毫不能自夸,不能把任何一点归于自己,经历让我看见,也感到了我是什么。我确实看见这状态会伴我一段时间,却不相信这幸福竟如此大,如此稳固!如果祝福是按着付出来判断的,我让你判断,在拥有它之前,我所经历的艰难。哦!保罗,你说,比起那为我们所预备的极重无比、存到永远的荣耀,今世的苦楚是至暂至轻,不足挂齿的(参林后4:17)——其实,连今世都如此!我凭着真实的经历讲,人所受的一切苦比起在你里面拥有你的幸福,都是无足轻重的。一日的幸福就加倍地补偿了多年的苦难!尽管那时我所经历的还只是正在升起的黎明的曙光,就已经如此了。每种行善的功能都恢复了,远比从前的更广大、自由、自发,似乎成了自然。

一开始,这自由的度量还没有那么大,但我越往前,自由度就越大。我有机会看见伯叨德,对他说我的状况已经大有改变,却没有告诉他细节,我的经历,和这经历的前奏。我只有很短的时间和他讲话,加上他正注意别的事情,我的神啊,你容许他也许是不加思索地对我说:“不是的。”我相信他,因为恩典已经教导我相信别人,过于自己的亮光和感觉。当别人的话与我所想的不同时,一切想法就都从我的意念中消失了,我对听到的话是那么顺服,没有相反的想法,也没有反思。这并不使我困扰,因为一切状态对我都一样。我感到里面有份无上的幸福,天天都在增长。我从一切痛苦中被彻底释放出来,也从一切犯罪的倾向中蒙拯救了。

那时我做各样的善事,毫无自私或自我意识,如果有点自我意识的表现,立刻就消散了。意识的帘幕仿佛已被卷起,不再出现了。想象力完全固定,不再有任何麻烦。头脑之清晰,心灵之纯洁,都达到让我吃惊的程度。

我从康伯神父收到一封信,说神让他知道,祂对我有伟大的计划——不管是公义还是怜悯,对我都一样。有声音对他说:“你们两人应该住在同一个地方。” 别的,他就不知道了,神没有让他知道更特别的事情。

日内瓦还在我的心里,但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过,甚至没有停下来思想这事,也没有想康伯神父的话,关于神对我魂的设计。我在完全的淡漠里接受一切,不愿意思想被占据。我的神啊,我从你全能的旨意中等候一切。由于卑屈的经历还很近,我怕这是魔鬼的诡计,它可能欺骗我,让我以为自己拥有本来没有的善,为此而开心,从而失去我所拥有的,把我从这状态里拉出去。这恐惧柔和平安,伴随着信心和生机蓬勃的盼望。我的神啊,我看自己越悲惨,就越觉得适合你的设计。在我看来,我的卑屈、狭窄和虚无都不能从神掠夺任何东西,只有祂自己在祂一切的工作中得荣耀。

我对你说:“我的主啊,用这又贫穷又愚昧的人来做你的工吧!让一切荣耀都归于你,让人找不到任何自己的功劳。如果你用大有美德的人,给他丰富的恩典,有些事就可能归功于他了。但如果使用我,每个人都会看见,只有你自己才是一切工作的作者。”我停留在此,不再想了,丝毫不被这想法霸占。我深信你若从我要求任何服事,我的神啊,你自己会铺平道路。不过,在儆醒等候中,我有个坚定的意愿,只要你的旨意向我显明出来,我愿以整个的生命来执行。

你挪开了所有的十字架,给我极大的便利做一切的事情,我觉得十分惊奇。我再次包裹病人的伤口,甚至医治不治之症。当手术师都放弃了,或要截除有病的四肢时,你让我医治了他们。我变得那么自由,可以整天待在教会里,尽管什么感觉都没有。但我一点都不为离开教会而难过,因我在极宏大的广度与深度里处处看见神——我不再拥有祂,而是祂把我吸收进祂自己的里面了。

哦!你在福音书中所讲的,对我成了怎样真实的经历啊!四福音中都讲了,这重复不是没有道理的。在一个福音书中,你甚至讲了两次:“得着生命的,将要失丧生命;为我失丧生命的,将要得着生命。”(太10:39)

哦,幸福的失去啊!这是幸福的要求迫使我失去的。当我相信自己全然失丧、进入绝境时,却发现我得救了。当我对己不再有任何盼望时,在神里却发现了一切。当我失去了一切善时,在祂的里面却发现了各样的善。当我失去一切被造物,包括属天的支持时,却在幸福的要求下,跌进了神自己——这跌入是藉着每一样我以为让我远离祂的事而成就的。在失去一切恩赐之后,我发现了赐恩者!

我的神啊,在我的里面,我失去了你;但在你的里面,我发现了你,在不摇动中,永不再失去了!哦,可怜的受造物啊,你一生都在享受神的恩赐,你以为是最受宠、最幸福的;但如果不藉着失去恩赐,进入神里,我是多么可怜你啊!多少魂相信自己是非凡的天才,却如此度过了一生!另外有些人,神命定他们向己死,却一生都在垂死的生命和奇异的酷痛中,没有藉着完全的死亡和损失进入神里。他们以好的理由为借口,遮掩保留某些东西,从未在神所设计的整个限度里失去自己,所以无法在全丰全足里享受神。这损失只有在来世才能完全明白。

我的主啊!在小小的独处中,在我的小家里没有搅扰时,什么样的幸福我没有享受呢!我住在乡下很长时间,由于孩子们年幼,被照料得很好,不需要我花太多的精力,我整天在树林里,度过了多少幸福的日子啊!从前就是在这里,我度过了那么多悲伤的月份,让失丧的哀伤随意发泄。同样在这里,在开始时我让爱随意燃烧我;现在则让自己更深地失去在那无法测度的无限深渊里。我不可能讲述内里的经历,因为太纯洁、太简单、也太在我之外了。

我的神啊!你待我好像待你的仆人约伯,你从我取去的,都加倍地偿还了,把我从一切十字架下释放出来。你给我奇妙的功能,让每个人都满意。让人惊奇的是,从前我无论做什么讨好我的婆婆,她都一直抱怨,现在却声称她对我不可能更满意了。那些大肆诽谤我的人公开向我道歉,为我撰述颂辞。我的名誉在从前失去的地方,更加稳固地被建立起来。内外都继续在完全的平安里。我的神啊,这是你做的,我所经历的牺牲在更痛苦的同时,你也使它更完全。如果在被迫害期间,我不得已而离开的话,那会是一个释放,却不是牺牲。也许在困难重重的时候,我永远都不可能离开——我一直担心自己会从十字架上下来,对它不忠诚。那时,我觉得没有人比我更满足、更幸福了!

十字架一直是我忠实的伴侣和朋友,由于不再有苦难了,不时有点痛苦会醒来;但立刻就被吸收在中心深处,那里不承认任何的欲望。尽管肉体承受着巨大的疼痛,却不再受苦了,因为中心深处祝福了一切。在我看来,我魂就像《启示录》中所讲的新耶路撒冷,在那里不再有哀号、痛苦。

我的里面完全淡漠,与神良善的欢乐全然合一,找不到任何欲望或倾向。在我里面最失去的是意愿,在任何事情上都找不到,无论是什么。我魂无法倾向于一面,甚于另一面。她所能做的,就是从每日的供应中,吸收营养。她发现一个完全属神的意愿取代了她的意愿,但就像自己的那么自然,在这意愿里,她是那么无限地自由,远胜于在自己的里面。

为了免除混乱,我讲述的是过去一段时间的事情。这状态从那时起一直存在,继续强壮地成长、成全,直到此刻。我不能渴望一件事或另一件,只是满足于一切所发生的,既不注意也不反思,除非有人对我说:“你想要这个,还是那个?”我就惊奇地发现,在我里面找不到想要的,似乎一切都消失了,一个更大的力量在掌权。

的确,在我的麻烦状态到来之前,我经历到一种有力的、胜过自我的引导,在主导着我的行动。在我看来,那时,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把自己交给祂,默默地顺服祂在我里面要做的和要我做的。现在却不一样了,我不再有降服的愿望,它消失了,或进入了另一个愿望。在我看来,强而有力的“独一者”做了一切祂所喜悦的,我找不到祂从前用杖、用竿、用极大的爱所引导的魂了。我觉得似乎只有祂自己,好像魂把位置让给了祂,或更准确地说,进入祂的里面,与祂合而为一了。

哦,合一的联合啊!这是耶稣基督为人所祈求、所赢得的。对一个如此失去在神里的魂,你是多么有力啊!在此成就了神圣的合一,魂跟耶稣基督一同藏在神里。哦!幸福的损失,是何等幸福!它不是销魂所产生的短暂的消失——其实,那是吸收而不是消失,因为魂随后立刻回到己里。但这永久而坚牢的消失会继续失去在无边际的海洋里,就像一条小鱼沉浸在无限的海洋里一般——这比喻还不准确;更像一滴水投入海洋,继续获得海洋的质量。

魂在接收,没有选择的能力,也没有倾向。这里说到“能力”,不要理解成绝对的能力,而是说到魂的选择与愿望。她在完全的淡漠里,接受给她的,或对她所做的。在开始时,她还会犯轻率的错误,但这似乎在她之外,也不影响她的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