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长篇连载9)盖恩夫人自传全译本(第9章)

[第九章 销魂、灵提、异象剖析]

那一刻我所得到的祷告,较之于销魂(又称“狂喜”)、灵提、异象等,是更纯净的恩典。异象显现在官能中,次于意志,其果效必须终止于意志。异象必须越过视、听、知的经历,否则,魂就不能与神有完全的联合。魂也许以为是在联合中,其实是间接的联合,是神的恩赐流入官能中,而不是神的自己。关键是不要让魂停留在异象、销魂中,因为这些恩赐容易产生错觉,且会捆绑她一生。清晰可辨的形状、图像,伴随着感知的快乐,魔鬼可以模仿;但没有图像、形状、样品,高于感知之物的,魔鬼则无法介入。

在这类恩典中,异象和销魂容易产生错觉,相对不太纯净、完全。灵提和启示要好一些,尽管也易错。异象从不是神的自己,像有此经历的人所幻想的,也不是耶稣基督,而是一位光明的天使,按着神赐给他的能力,使魂看见他的形象。有人相信耶稣基督的显现,在我看来,这好像云中的太阳,因云染上鲜亮的色彩,不知其奥秘者以为是太阳本身,其实只是太阳的影像罢了。同样,耶稣基督显现在智能中,称为智能异象,是最完全的彰显;或者藉纯智能的天使成就,基督翻印在他们里面,彰显自己。

亚西西的圣法兰西斯[1]在异象上很有开启,但他从不把他身上与耶稣基督受难钉痕相似的记号归于耶稣基督,而是宣称一位撒拉弗取了耶稣的形象,将这些印在他身上。有些幻影和神圣的显现是出自想象,更有甚者,出自肉体,这两者都是最粗糙、易错的,这正是保罗所说的,撒但也能化裝成光明的天使。当一个人过于珍爱、看重异象,住在其中时,常有此遭遇,因为它们激起了魂的虚荣心,拦阻了她在不凭眼见的信心之路上奔跑——像圣丹尼斯所讲的,就是那超越一切看见、知识和亮光的信心。

销魂来自感知的喜乐,是一种属灵的放荡。在此,魂走过了头,因着如此甜美的发现,以致晕厥了。魔鬼用这感知的甜美引诱魂,使她恨恶十字架,耽于感官之乐,充满虚荣和自爱,用神的恩赐捆绑她,拦阻她舍己跟从耶稣,向万物死去。清晰可辨的内里的言语也很易错,多出自魔鬼,因为神从不这样讲话。即使出自好天使,他们也似乎常常词不达意,一般很少应验。当神通过天使这样传递信息时,他们按自己的方式理解,我们按自己的方式领受,如此就被误导了。

神直接的讲话不是别的,就是将祂的道印在魂里。这话语没有声音,真实、活泼而有功效,如经上所记:“祂说了,事就这样成了。”(参创1)这是结果子的话语,没有片刻的沉寂,在魂的深处永不止息——如果她适合的话。这话语归回本源时依然纯净,像离开时一样,其中永无错误。这话语使耶稣基督成为魂的生命,因为这不是别的,正是祂自己——道。这话语在接收它的魂里产生奇妙的效能,并通过她将自己交通给别的魂,像神圣的胚芽,使他们结出永生的果实。这话语是安静的,却又滔滔雄辩。这话语不是别的,正是你自己,我的神啊,你这成了肉身的道!这话语是口的亲吻,是直接的、本质的联合,无限地高于那些被造的、有限的、智能的言语。

关于未来的启示也非常危险,魔鬼可以用预兆伪造,像它在异教的庙宇中所行的,传递谕示。即使启示来自神,通过祂的天使传递的,我们仍需越过它们,因为真正的启示总是模糊的,很难明白其真意。此外,启示给魂极大的消遣,使她满脑子充满未来之事,依靠虚假的保障和浅浮的希望,不再全然依靠随时供应的神,阻碍她舍己向万物死去,弃绝一切,赤裸地全然被剥夺地跟随耶稣基督。

圣保罗说,耶稣基督的启示是迥然不同的。当永恒的道被交通给魂时,启示就显现给她。这启示使我们在地上成为第二个耶稣基督,祂在我们里面彰显自己。这是无误的启示,魔鬼无法假冒。

灵提源于不同的律。神有力地吸引魂,让她走出自己,进入神里。在所有讲过的恩赐中,这是最完全的。但魂被己束缚,走不出去,一面被吸引,一面往回拉,就产生了灵提或灵飞,比销魂更剧烈,有时会将身体从地上提起来。然而人所如此特别羡慕的,只是一种不完全和人的缺欠。

真正的灵提和完全的销魂是由彻底的湮灭所操作。在此,魂失去了整个的自我,毫不费力、没有挣扎地进入神里,像来到天生适合她的居所。神是魂的中心,当魂从己和其它事物的捆绑中得释放时,她就无误地进入神里,与耶稣基督一同在此隐居。但只有单纯的信心,向一切被造物死,甚至向神的恩赐死,才能产生这样的销魂——恩赐是受造的,会拦阻魂落入那独一非受造者的里面。

重要的是要越过一切恩赐,无论它们显得多么高尚。魂只要还住在恩赐里,就不会真正拒绝自己,也就永不会进入神里,即使她拥有恩赐的方式极为高尚。若安息在恩赐中,她就失去了在赐恩者里真正的享乐,这是不可估量的损失。

我的神啊!出于不可思议的良善,你引导我进入了一种非常纯洁、稳固、坚实的境界。你拥有了我的意志,在此建立了你的宝座;顷刻间,你将我放进了官能的联合中,使我不停地依附于你。除了爱你,我不能做别的,周遭的一切都被吸收在深沉而安静的爱里了。

这是一条捷径,被带上这条路的魂是最蒙福的。的确,当你让他们如此快速地前进时,我的神啊!他们必须准备面对沉重的十字架和残酷的死亡,特别是他们一开始就被信心、舍己、淡泊所摸着,毫无私虑地只爱神独一的利益——这就是你放在我里面的倾向。我热切地渴望为你受苦,甚至为此多生烦恼。突然间,我厌倦了所有的受造物,只要不是“爱”的,都让我难以忍受。迄今为止,我隐忍背负的十字架,成了我喜乐的源头,我欢喜地服在它的权下。

[1]亚西西的圣法兰西斯(1181-1226):又称“亚西西的圣方济” 或“圣方济各”,圣方济会创始人,关怀动物和自然,倡导并热爱贫穷的生活。